枫浅想吃抹茶班戟

高三周更么么扎( ´▽`)❤️
勇利厨维勇维all勇都吃
理科汪文笔如同小学生

【维勇】Shall we dance?(15)

【维勇】Shall we dance?(15)
·知名舞见维×透明舞见勇
·听着Light Dance(guitar&piano)写的,感觉很奇怪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我已经没有文笔这种东西了

·“”是直接对话;「」是内心想的;

·终于录舞啦,这样一来离完结大概不是很远了?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番外论坛体01

>>

一个不太明朗的12月的午后,不温暖的寒风侵袭着这座城市。他们选了一个视野开阔但太阳照不到的地方,架起了三脚架。

 

在后来的排练中,他们很默契地都没有提起那个雨天的事情。勇利还是平时的样子,维克托也因此放松了下来,一切都像是以前那样有条不紊地重复着,感觉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是又能强烈地感觉到有什么在悄悄变化。

 

有些事情,他们心照不宣。双方大概都在等待着什么时机,这个时机不会太远也不会很近。

 

维克托一直很享受和勇利一起跳舞时的气氛,和勇利在一起时他总能把全身的感情都凝聚到肢体上,感觉像是把心交付给了音乐和舞蹈。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畅快感,和着旋律,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诉说另一个自己的愿望。这是勇利带给他的全新的体验。

 

他很珍惜,所以架起三脚架的时候他甚至有点抗拒。毕竟再收起三脚架后,这样的机会说不定就很遥远了。

 

“固定好了,勇利准备好了吗?”

 

黑发少年确认了下中线位置,抬头答到,“嗯。”然后在屏幕里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那是个伴着蓝天与白云的笑颜。直到后来,维克托也形容不出当时的感觉,只能说,他既不欣喜也不悲伤。

 

「故事的一切开端于舞蹈,也会结局于舞蹈吗?」

 

他不希望。他不希望他与他的温暖就此断去了联系。

 

这一次,他觉得自己跳得比以往都卖力。挥起的手不知道是在书写恨意还是痛苦,它们杂乱却不失礼数地摆动着。脚凭着记忆踢着步伐,又突然像是找不到归属一样胡乱地画圆。他感觉自己像是置身冰上,周围都是刺骨的寒气而他的温暖离他越来越远。

 

他一边做着动作,一边像平时练习一样在脑内记忆起勇利的舞姿——那个充满希望的、充满期待的、满眼欣喜最后却归于绝望的少年的舞姿。这个男孩总是一次次带给他惊喜,可男孩自己却一无所知。

 

「如果可以留在身边就好了,这样的勇利。」

 

音乐还是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音乐,可是它变得漫长了。接近尾声的时候,勇利转过身来,正对着维克托。那是一个逆光的角度,显得少年十分耀眼。紧接着勇利远离了他——那是一个后倾,之前勇利改掉的动作。维克托的瞳孔当即一紧,随后也顾不上肢体的动作,伸手就打算去抓住那个纤细的手腕。

 

结局是他只抓到了一团空气——勇利蹲下了。

 

也对,结尾的动作确实是这样的。维克托顺应手势,很快换回了结尾原有的动作。只不过——

 

“维克托,你的表情看上去像是要哭了?”

 

他愣了好久,然后摆出一贯的心型嘴微笑。

 

“没有的事。”

 

「原来我刚刚,看起来很难过吗?」银发的男人看似从容地收起了三脚架。

 

 

>>

 

“我不得不说,这一作比以前那些做作的牛郎般的舞蹈好多了。”

 

“我可以当成是你在夸奖我吗?克里斯。”

 

“不,我在夸KAYU,你不要自作多情。”

 

维克托在收到由勇利发来的视频后,先是确认了下音轨有没有对上,然后就发给了克里斯。一来是想听听克里斯的评价,二来就是想让他给自己支支招。

 

支什么招?——当然是怎样做才能继续留在勇利身边的招。

    

“好啦好啦说正经的,我要怎么做才能正常地和他继续联系?你不是情场高手吗?”维克托随口调侃调侃了下好友。

 

“……喂我现在可是有固定男朋友的人了。”

 

“说笑说笑,说正事?”

 

“不是马上圣诞节了吗?某站那边会邀请你去圣诞祭的吧,借口吧那个小男孩拉上怎么样?”

 

“他和我一样不喜欢那样,上次问他去不去比赛他都不……”维克托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克里斯,我和你说,他好像是我的粉丝?”

 

“……那你约粉丝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

 

“可是这不就意味着他很了解我而我不了解他吗?!”维克托的语气突然就快了起来,“这么一想那段时间应该了解更深一点的不然也不至于现在这么迷茫。”

 

“呃……要不你尝试再和他约下一个舞?”

 

“这个舞约到都是历经磨难的……”

 

“啊……是这样吗?”电话那头突然笑了,“明明是你的粉丝?”

 

“住口。”维克托好像被戳到了痛处,语气突然重了一些。“我现在在很认真的烦恼。”

 

“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感谢礼’,要不试着用感谢他带来这么好的作品的借口平安夜约他出来?”对面的人顿了一顿,“我以前也是这么约我男朋友的。”

 

“那……信你一回。”

 

 

>>

 

此时此刻勇利还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自己。

 

他清理了一下书桌,把手机连上扩音器,是《ON ICE》的音乐。

 

平静和缓的音律在他不算大的房间里响起。明明已经练习了很多次可是每次一听到前奏他还是会紧张——毕竟是第一次编舞,还是为了那个人。

 

他从未想过给谁带来惊喜,也从未这般认真地去思考些很细小的事情。比如说身体侧转的角度,脚尖点地的时机,指尖到达的方向,头颅扬起的幅度,一切一切为此而生的烦恼都像是在细心琢磨一封情书。

 

一封含蓄得不能再含蓄的、写给维克托的情书。

 

如果说舞蹈是他们的开始,也是他们的结束,那终止结束最好的办法,也一定是舞蹈了。胜生勇利是这么想的。

 

「如果维克托看见这样的舞,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胜生勇利得承认,准备惊喜的感觉是奇妙的,因为可以猜测各种各样的反应。那句真实的告白的话还在他的耳畔吹着气,而他的步伐已经不容许他有半点疑虑。

 

他喜欢他。纯粹的、冷静的。

 

哪怕是在无情的冰面上,这份心中的悸动带来的纯粹的温暖也不会改变。如果某天被丢上了冰面,只要有前行的动力,就能划起冰屑不畏寒冷地奔向那唯一的光热。

 

而维克托就是他的动力源。维克托带给了他舞蹈的惊艳,教会了他舞蹈的美妙,领着他走向一次又一次的自我,现在,又将带着他去往不可想象的世界。所以——

 

《ON ICE》只能赢,不能输。

 

TBC.

·输赢可能指的是谁带来的惊喜比较强(???

·快要收尾了^q^可能最多再来四章吧?番外我都想好了9w9

·二模英语翻车了感觉不是很好……

·每次看别的太太们的作品都会觉得自己在写什么鬼啊好想删了(x)啊好多太太都爬墙了感觉有一丢丢难过——

·好啦小可爱们我的粉丝还有一丢丢就300了可以点梗但是我会欠多久就是个问题了

明天二模考(x
给我点力量我希望这次数学不要再挂掉了

【维勇】Shall we dance?(14)

【维勇】Shall we dance?(14)
·知名舞见维×透明舞见勇
·双yuri闺蜜设定有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我已经没有文笔这种东西了,这章感觉十分OOC,不知道该怎么写才能表达出那种感觉并因此想弃坑(躺

·可能写完了这个以后我都只写小短文惹!!但是我!不会爬墙!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番外论坛体01

>>

 

空气中,告白的回音和尴尬的气氛显得不是那么和谐。

 

胜生勇利思考过很多很多种告白的方式,也思考过很多很多种被拒绝告白的方式,独独没有想过被告白的方式。所以那天,总是喜欢按照计划走但却又一次感受到了变化的冲击的勇利,毫不犹豫地抓住了身边的稻草——门把手。

 

咔嚓一声,头也不敢回地跑掉了。

 

他沾有雨水的鞋踏在瓷砖地上,发出塔塔的声响,响彻在空荡的楼道里,外头渐近的雨声就像夏日的蝉鸣一样扰人,扰得他乱了心神。他迈着机械式的步伐下了楼,又机械式地走出了建筑群,周围安静又空荡的环境一度让他以为这是在梦境中,可是指腹传来的痛感和肩头的拍打声敲醒了他。

 

——这不是梦,维克托真的和他告白了……?

 

想着想着,脸就越来越烫了,连凛冽的风都吹不走他脸上的温度,渐渐地他觉得自己的步伐开始变得轻飘飘了。他开始忽略周围的风景,忽略周遭人的谈话,忽略空气中潮湿的气味,到最后,他都快忽略了自己。

 

“勇利!”他的姐姐见外头有人影就跑出来看看,没想到居然是她弟,刚想要打招呼的时候就看到她的弟弟用一种如同刚见到新生事物的小孩子般闪亮的表情……看着自家的……嗯……门?也有可能是帘子?

 

“你干什么用一种中彩票一样发光的眼神看着我们家的门?”她拉开了门,给了还在发愣的弟弟一记白眼就转身去打理事务了。她当然意识到了她弟弟的异常,可是只要勇利不主动说的事情,她向来不会过问,最多旁侧敲击地说几句没头没脑的话,这大概也是她的一种关心方式。

 

刚回到房间,勇利就一头扎进了被窝。

 

他看了看还布满汗珠的手心,叹了口气。一闭上眼,那人温和的眉眼和眼底映着自己身影的深邃蓝瞳就重现在脑海里。

 

那抹银色,是他心中「无法追赶上的」事物,也是他心中「最迫切渴望的」事物。而现在,它在向自己走来。

 

「得做点什么才行。」

 

「得做好什么才行。」

 

心底一直有一个这样的声音。和着勇利不整齐的心跳,伴着不懂情趣的骤雨,随着落地的秋叶,呼喊着,呼喊着。

 

 

>>

 

尽管他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埋了很久很久,他还是没能入睡。他索性打开了灯和手机,开始翻歌曲列表。

 

今天距离约定好的录舞时间,还有一个月。距离他的生日,还有三周左右。勇利向来不怎么在意生日,也没向维克托提,他觉得错过生日不庆祝也没什么,现在的他一门心思只想着要怎么答复。

 

要怎么答复,才能表达出自己1/3的感情?

 

为此,勇利的头都大了。他瞎想了半天,想像维克托那样突然给别人制造一个惊喜之类的,想了想可能做不到。最后还是选择了很普通的方式——跳舞。

 

“《ON ICE》和《Love and live》一直是最喜欢的两首歌,但是正是因为喜欢,所以没办法编舞。”

 

他记得维克托这么说过。

 

向来对振付不太执念也没有特别关注的他,第一次有了想自己编舞的心情。这种心情可能不只是为了那个人,也是为了他自己。因为想要传达什么的时候,传达不到什么的时候,这是最好的办法。

 

这是他少有的强烈的愿望之一——告诉那个人,长久以来自己心底里缥缈的声音。

 

一想到这个,勇利的嘴角就止不住地上扬,心跳也缓和了一些。架不住劳累了一天的困意,他带着喜悦和安心感陷入了沉睡。

 

 

>>

 

再次睁眼的时候,胜生勇利的姿势有点奇特。

 

他躺倒在床下,抱着抱枕,身旁是散落一地的明信片和被孤立的手机。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从床上翻下来了而且好像还带动了电脑桌旁的椅子。说着顶着一头乱毛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翼翼地整理好印着银发男人的照片的明信片,最后才拿起他那可怜的手机。

 

按开home键,三条短信出现在手机界面里。勇利微微一顿——三条都是维克托的。

 

“勇利?对不起,我吓着你了吗——”

 

“勇利,我现在可以打电话给你吗?”

 

“勇利,回复我会慢慢等的,拒绝也没关系,但是正常的练舞还是要的!如果勇利今天没来我就发SNS抱怨让私信占满你的某站账号怎么样!”

 

……这真是,相当孩子气的发言。读着读着,勇利就笑出了声。维克托的画风果然很奇怪,最开始的、后来的、现在的,感觉越来越低龄了呢。他这么想着。

 

“我只是昨晚太累了睡得比较早而已,没有不理你,别放在心上。”一边打字,黑发的少年还在一边笑。

 

“好的那你今天一定要来!!”没想到是秒回,难道没睡?

 

在催促下,他找好了衣服,穿上了练舞用的鞋,然后插上耳机准备先去买个水什么的。

 

听着耳机里播放的《ON ICE》,他开始打起节拍,想着应该从那个动作开始,从哪里传达怎样的感情。

 

「我能做到吗?为维克托最喜欢的歌编舞。」

 

「我能做到吗?成为那个被喜欢着的人。」


TBC.

·这大概是这几个月最短的一章惹(过渡好难

·我发誓以后只写小短文了长文真憋QAAAQ而且我还是个高三狗啊一周回来就忘记上周写了什么

·我的文章保质期最多两周吧

热度好低啊怀疑自我

【维勇】Shall we dance?(13)

【维勇】Shall we dance?(13)
·知名舞见维×透明舞见勇
·双yuri闺蜜设定有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我已经没有文笔这种东西了

·时隔一周的更新给小天使们土下座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番外论坛体01

>>

勇利来到这里时,连着确认了三遍地址。

 

要说为什么,这里的建筑看起来相当华丽,华丽到让勇利以为他走错了路。以前的相处中维克托从没提及他的家境,勇利也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因为维克托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有钱人该有的优越感。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他发现昨晚没电了的手机插了排插口后根本没按接通电的按钮,这对于他而言没什么,也是经常发生的事,他甚至可以不带手机出门,然后借此回避所有维克托可能提出的问题。可是最终也不知道怎么的,他还是带出来了,虽然电量少到没法开机。

 

他的印象中并不记得公司里有可以充电的地方,但还是带上了充电线和头,毕竟不占什么地方。他绕了好几圈,正打算放弃的时候在他同事的办公室里找到了一处,虽然相当隐蔽就是了。插上电后,他也没开机,把手机放在那里索性就去工作了。

 

所以他直到下班去拿手机时才发现维克托发的短信。

 

他当即心里一紧,然后再一看时间,本能地想要推辞——他确实也这么做了。他发了不下10条短信和维克托说今天比较忙来不及了之类的话,可是他的手机就像坏掉了一样迟迟没有反应。

 

没有提示音,没有对话框弹出,办公室里跟死一样地寂静。自从勇利和维克托认识之后,基本上勇利和他发短信时他都是秒回,最多不超过三分钟的那种,突然这样,他感觉很不对劲。勇利思索来思索去,他既不想在人家不知道的情况下直接溜掉鸽了对方,那样不礼貌;又不想去赴约,毕竟他上次那番和告白似的话可不是在醉酒时说的,他现在还清楚地记着呢。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最终他实在是受不了这种窘迫的状态,选择了直接打维克托的电话。

 

本来只是想阐明情况然后推脱掉的,可是维克托一开口,他的心就沉了一下。——怎么回事那浓重的鼻音?

 

赌着一股不知道哪里来的气,他询问并确认了地址后连便当盒都放在了桌上忘记拿,急吼吼地带着公文包就走了。留着刚从洗手间回来的同事一脸懵逼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这几天都在下雨,今天也一样。他在附近光速买好了食材和药品,走向了地铁的方向。勇利进站的时候还只是下小雨,而等到他从站台里出来时,外面已经经受了一番暴雨的洗礼。空气中夹杂着雨的味道,清新而又潮湿。勇利还挺喜欢下雨的,最喜欢暴雨后的街道,有种说不出的宁静。

 

这里看上去比市区安静许多——也对,这建筑一看就是富人居住的地方。他确认了好几次,差点没在花园里迷失方向。当他懊恼地走到维克托家门口时,表上的指针已经指向了7:30.

 

 

>>

「现在几点?我该出门了吗?……为什么有人按我家的门铃?」

 

维克托看了看手边的手机,再看了看钟,猛然意识到自己要迟到了。甩了甩头,愣神中又听见了门铃声,他低下头呆呆地看着手机,大概过了几秒吧,他的眼睛突然恢复了神采——他这才意识到勇利来他家了。

 

这时候他相当庆幸自己不是个过分邋遢的人,家具摆设也相当整洁……嗯不如说是整洁过头了不像人住的地方。

 

他有些兴奋地下了床,却意外地感觉到身体的晃荡,有点轻飘飘地脑袋还很重。他觉得自己似乎是病了,对于极少生病的俄罗斯人而言,上一次生病好像是很久远的事,生病的感觉也不是很记得清了。拖着病态的身体,他挪到了门前。带着加了点速的心跳打开了那扇清冷的门。

 

“……我正准备打你电话。”

 

眼前的少年身上带了点雨水的气息,看起来有些缥缈,不过少年本身就带有透明感就是了。

 

“居然真的来……”“你以为我在说笑吗?”

 

勇利的语气听起来带有点怒气,维克托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他领着气呼呼的勇利进了房内,倒了杯水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勇利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喝了一点水,“你发烧了是吗?几度?”正当维克托打算回话的时候,少年又开口了,“连储备药品都没有,大概也没有温度计吧。我一起买了。”

 

维克托稍稍楞了一下,然后歪了歪头,面色好像有点红。他任凭勇利拉起他的手,放好温度计。他觉得此刻的他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明明已经27岁了,见到过各种各样的人经历过千奇百怪的事,还会为此感到温暖甚至想流泪。更可笑的是,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和面前的这个人撒撒娇。

 

但是他终究没有这么做,27岁的男人还是应当沉稳些。

 

晃了晃温度计,勇利抬头看向他,用一种打趣的语气说到:“真没想到维克托这么厉害。”日光灯打在勇利的脸色,把勇利的脸衬得有些绯红,让人感觉好像他刚跳完一首激烈的舞,正在故作镇定地恢复气息。良久,他才听清勇利说的话。

 

“厉害……?哪方面?”同样是开玩笑似的语气,由维克托说出来就感觉有些色气了。

 

“一个人住在豪华的房子里很厉害。”少年认真地说。

 

“是吗,我觉得没什么,勇利家的风景可比这里好上一百万倍。”银发男人轻轻地笑了笑,不过鼻音给他的话盖上了一层罩子。

 

“那一个人发烧到39度还要出门厉不厉害?”

 

“……”银发男人尴尬地沉默了一下,“听我说,我已经好多年没生过病了所以……”

没等他说完,少年就抓过手旁的被子往男人身上丢,甩给他一个背影。

 

“我去做晚饭,食材我带了。你,睡觉。”

 

银发男人又一次愣了神——哦,天哪。那表情,就是一个不可一世的女王。他从心底感到些许兴奋,食指不自觉地覆上了嘴唇,连头上的疼痛感都轻了一些。

 

他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勇利的,那大概是一种自己都无法想象的温柔又期待的眼神吧。他轻轻抿了一口水,饶有兴趣地看着少年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方才的困意全被搅没了,他现在觉得自己的病已经好了。

 

心情不错的他哼着歌拿起了手机,却意外地看见了放在少年手机边上的铭牌。

 

“胜生……勇利?”

 

维克托皱了皱眉,说起来勇利还没告诉过他他的姓,看样子这应该是勇利的全名。他觉得这名字有些可爱,又有些奇怪。他用笔尖蹭了蹭手机,眼睛盯着桌上的东西,又看了看忙碌的人儿,笑了起来,殊不知自己笑得相当蠢。他把脸对准手机,把余光对准了勇利,就这样持续了十几分钟吧,直到勇利端着粥从厨房里出来。

 

维克托一直觉得勇利看上去并不像是会做饭的人,但是现在他被打脸了。可能是对暗恋的人自带有滤镜,他觉得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虽然你说过喜欢吃刺激性的食物,但是生病时最好别。俄罗斯人也是人。”少年看了眼正在喝粥的维克托,转头打算挂起围裙。

 

“……哇哦你怎么知道的,我有和你说过我喜欢吃刺激性的食物吗?”而他看起来就像是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了似的。

 

少年突然定住了身子,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接着把脸慢慢地转过去,脸色看起来更红了,“前年某站线下聚会的直播上……”

 

“……”

 

过了很久很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勇利背对着维克托,他们各自看不到各自的表情。察觉到气氛的尴尬的勇利先反应过来,“冒昧访问,不好意思,你早点睡吧,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就准备去玄关穿鞋。

 

“等一下!”维克托突然叫住了勇利。

 

少年的手放在门把上,用带着微红和困惑的脸看向维克托。

 

“胜生勇利,我想我可能……哦不现在是肯定……”这大概是维克托第一次这么手足无措地和别人讲话,他发誓这次他用了这辈子最闪亮的星星眼——

 

“我喜欢你。”


TBC.

·上礼拜有很烦心很烦心的事情所以停更了给各位小天使鞠躬(

·快完结了吗?快了吧,嗯其实还没有的样子,其实还有两支舞没跳完啊(跳完了我还要写番外啊,一言不合就尬舞的婚后生活啊多么有趣——

·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理综稳了不过最近数学老是过山车就比较尴尬,各位高考党们一起加油呀

·最后本来想打“我爱你”的,后来想了想日本式含蓄就算了。爆字数了居然才只写到告白那里我很担忧(x

【维勇】Shall we dance?(12)

【维勇】Shall we dance?(12)
·知名舞见维×透明舞见勇
·双yuri闺蜜设定有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我已经没有文笔这种东西了
·他们终于有种开始谈恋爱的感觉了(泪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番外论坛体01
>>

维克托现在正窝在被窝里。

刚刚回来时外面下了点雨,现在已经停了。他换下了打湿的衣服然后洗了个澡,按理来说身子应该已经暖和起来了,可是他仍然觉得有些冷。他隐约间觉得自己有点要生病的迹象,所以匆匆地刷了牙铺好被子,也不管凌乱的衣物和还没收拾的书桌,拖着懒洋洋的身躯走到了卧室。

「或许快点睡着可以摆脱这种不知道是冷还是热的感觉。」至少站在床前时,他是这么想的。

可是一躺下,闭上眼,脑海里全都是勇利刚刚对他说那句话时脸红的样子。

他不知道自己这种轻飘飘的状态和莫名其妙变化的体温是不是因为那个人,他只知道他现在格外地清醒,完全睡不着。挣扎了一小会之后,他放弃了早睡的计划,但是他并没有要去收拾那些杂乱的东西的意思,而是猫在被窝里看起了手机。

拿起手机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想过要打电话或是发短信给勇利,只是一想起那人可爱的样子他就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了。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蠢,他觉得还是不要这么做了。

他打开了SNS,看到的最新一条就是他表弟和舞区的奥总的新舞预告。

有意识没意识地,他啧了一声,然后继续往下翻。只看见舞区另一位大佬披集很迅速地转发并评论了这条,语气还有点八卦:

Pit-chi披集(20:45:38)
“噢噢最近小猫总是去B市呢~这是为什么~”

答案其实很简单啊,他也知道,他表弟超级崇拜那个奥总,说他的舞风帅到炸裂,当初甚至还跑过来和他安利,虽然他没吃就对了。

其实维克托的sns页面还算干净,毕竟他并没有乱关注什么人,基本上都是一些圈内的友人,很少关注一些舞圈大大或者相关平台甚至现实认识的人。而他猛然间发现一个问题——勇利从没有告诉过他他的sns.

突然间,他猛地坐立起来。手抵着下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片刻后,他拿起了手机。

Victory维皇(20:51::21)
请问是披集吗?
Pit-chi披集(20:51:54)
哇活的维皇!!是我!有什么事吗?
Pit-chi披集(20:52:00)
哦不对或许我应该问,有什么关于勇利的事吗?
Victory维皇(20:52:55)
你可真厉害。事实上确实是这样的,我记得你是勇利的友人,请问你知道他的sns账号吗,我现在不方便直接问他。
Pit-chi披集(20:53:00)
啊对不起这个忙我还真帮不上……勇利不让我告诉别人他的sns账号,因为他说不想被打扰。上次替他发了短信还不小心爆了他真名,我要是再告诉你他的sns可能这友谊的小船就……

维克托有点犯难。但是他也不是一个那么任性到会强求别人的人,别人都这么说了,就还是不要继续缠着好了,给勇利的友人留个不好的印象就糟了。

不过就当他打算打字说谢谢的时候,私信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Pit-chi披集(20:53:00)
不过如果你不关注他的话就没事!开小号关注也不行!总之视奸可以关注不行!@Katsuyuiiiiiiiiiiiiiiii
不要说是我给的!!

维克托突然就笑起来了。

「看样子,勇利说他有一位很八卦的友人就是披集啊。」他这么想着。


>>
维克托今天起得很晚。

因为昨天他把勇利的sns翻了个底朝天还设了个主屏幕链接。

他发现了许多让人惊讶的事情,比如说勇利早在他发第二支舞的时候就关注了他,比如有些他自己都不记得的事情勇利会在转发他的新动态时提及,比如说勇利喜欢吃猪排饭不只是他的推测而是真的事情等等。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勇利唯一一条原创的不是图片的sns——

“希望今年不会哭泣。”

『希望今年不会哭泣。 』这句话一直响彻在维克托的脑海里。他的心中是无法名状的涩楚。

他昨晚本来想打电话给勇利的,不过考虑到时间和语言组织问题,他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他有好多问题想问勇利,可是又不知从何问起。

最后他模模糊糊的意识逐渐远去,他开着音乐睡着了。最后想着的事情是明天要去勇利的单位找他。

不幸的是,第二天起来,他发烧了。

明明他是那么的强壮,但他确实是发烧了。他用一种嫌弃的表情看着温度计,仿佛要把它盯出洞。可是他再怎么盯,水银也不会退缩。

他索性把温度计放到一边,假装自己没有测过温度。拿起了手机,给勇利发了见面的短信。

不过对方迟迟没回。

「难道还在害羞?」

维克托不禁疑惑,但他一点也不怕勇利会不赴约。因为他觉得就算勇利回绝了,如果他假装没看到,勇利就肯定会因为担心而来。

不知道是他的直觉还是他从什么事情上看出来的,维克托觉得勇利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

他蹭了蹭被子,设了个比预定时间早一小时的闹钟,继续埋头睡觉。可是这样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很久,持续不断的铃声比闹钟先一步吵醒了他。

“喂?维克托吗?”

这声音他不看来电显示都能认出来。

“嗯,勇利,怎么了?”银发男人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嗓音近乎沙哑。

“啊太好了,发短信一直都没回所以我……等等,维克托,你再叫一次我的名字?”

维克托的眼瞳突然一聚,随即变得无比温柔。

那时,海蓝色第一次有了海的样子。

“勇利。”

“你生病了?”对面传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愤怒。

“嗯。”他知道自己的嗓音骗不了人。

“那你还出门?让家人煮点粥或者面然后赶紧睡觉,今天就算了。”停顿了没多久对面又开口了,“吃药了吗?”

“没有,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没有储备药品。”维克托用着有些虚弱的声音回答着,喉咙的疼痛告诉他回答要简明扼要。

电话那头安静了最起码半分钟,久到维克托以为勇利已经挂了电话时。

“……你家在哪里?”

TBC.
·下章告白
·这周明明考完了但是好多烦人的事,唉。
·一模还可以,考进级前十准确说是被理综救的…
·手机lofter不会加粗,我要哭了

【维勇】Shall we dance?(11)

【维勇】Shall we dance?(11)
·知名舞见维×透明舞见勇
·双yuri闺蜜设定有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最近热度低我知道,我已经没有文笔这种东西了

·他们终于有种开始谈恋爱的感觉了(泪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番外论坛体01

>>

「上天派你来到我身边,或许就是为了让你惊艳我那颗不曾为爱而波动的心。」

 

赞誉的话他从来没少听,迷妹的留言或多或少也看过一些。评论页面几乎永远都是简单的“好厉害”、“好帅好帅”、“维皇果然是完美的”……当然还有一些“请你做我男朋友”之类的话。

 

他自认为是被世界爱着的,可是他从来无法把爱的感觉体现出来,归根结底,其实就是回忆不起爱的感觉,只是他自己一直不愿承认这点。人们向来只关心维皇傲人的颜值和惊人的舞技,而察觉不到他作为一个舞者,最致命的空白。

 

《伴我》这个作品的缺陷,就是这种空白最好的体现。他从一开始就把这首歌的基调奠定成悲伤的离别气氛,而从没想过另一种诠释它的方式,事实上,他那无法变得炽热的眼神,也在逼他只得用这样的方式演绎。

 

圈内人圈外人夸赞他,欣赏他,给了这支舞极高的评价。他确实惊艳了世人,但他的脑海中认知内,却认为这支舞是无生命的。没有热情,没有真实。所以他无聊极了,甚至差点失去继续跳舞的动力。一个想成为为艺术而生的人,无法为艺术倾注感情,无法为作品创造生命,是多么的失败。

 

就在那个时候,胜生勇利用他的深情赋予了这支舞真正意义上的生命,也煽动了维克托心中即将熄灭的火苗。维克托至今无法明白少年是如何将感情从希望自然地过渡到绝望的,也无法言喻少年闪烁着波光的眼神里承载着什么样的心情。他只知道,他向往着他。

 

而现在,胜生勇利重新地,又一次地赋予了《伴我》崭新的生命。

 

蹲在阴影处的维克托并没有意识到他惹眼的银发已经吸引了后面人群的注意,更没有意识到自己泛着水光的眼睛已经惹红了眼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激动地看着胜生勇利。盯着他的指尖,他的发梢,他的喉结,尽管夜晚的灯光是那么微弱。

 

他曾经觉得自己是个迷弟,一个冷门得不能再冷门的某站UP主KAYU的迷弟。一曲[A]ddiction后,他不得不承认他被那艳丽的舞蹈撩动了心弦,击中了心脏。那是一场奇特的一见钟情。他从此由迷弟变成了男友粉。后来的后来,他知道了勇利在逃避他,勇利心有所念,说没有点小伤心是假的,说他乐观得毫无察觉也是假的。

 

可是只要站在他身旁,就总有那么点机会,不是吗?况且他还没有尝够这种名为暗恋的感情的甜头,那是一种全新的、小心翼翼的体验。

 

不知不觉,勇利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黑发少年面带困惑和迷茫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到的?”说着还捋了捋头发,真是要命。维克托在内心有些流氓地这么想着。

 

“躲在后面做什……”少年皱起了好看的眉眼。而下一秒,他被人急切地抱住了。

 

“编舞,改成你刚刚即兴的那段。”压低的嗓音听起来有些病态,却有力度。用着不容置疑的口气,说着命令似的肯定句,他想勇利应该能从中听出些什么。

 

「——是的,你的内心最深处的温暖,我好好地接住了。」

 

 

>>

直到回到家中,勇利的面部表情还是扭曲着的。

 

他草草结束了练习,推掉了吃饭请求,飞窜回了家中。

 

「啊——什么啊那个即兴的被看见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他会不会觉得我很无礼啊可是可是他又说改成那一段那应该是——」

 

猛地抱起枕头,又轻轻地放下。

 

「那个拥抱,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心里想的被看穿了?一想到这个答案,勇利的脸就红得更厉害了。他窝在被窝里,翻了几个身,又重新拿出了手机。毫不犹豫地,点开了维克托的个人主页。他想他需要看看原版冷静冷静。

 

屏幕里银发男人俊美的面容一出现,他又别别扭扭地退出了界面。

 

「像个17岁的纯情少男一样。」他在内心唾弃自己。

 

其实撇开年龄他大概就是个纯情少男,而且他的年龄光看他的脸还猜不出来。明明已经23岁了,才刚刚找到恋爱的感觉,还会因为那人一个拥抱而兴奋了一路到家还在激动……真是……

 

没出息。

 

 

 

>>

看见面前顶着黑眼圈的勇利时,维克托好笑地歪了歪头。

 

今天有正经的事情要说。

 

上次排练后,他独自一人思考了很久。越想越觉得,勇利真是他的宝物,就像他的一盏灯一样。他的舞姿是那么优美,他的感情是那么纯粹,他的笑容是那么温暖,他的惊喜是那么惊艳。

 

「You’re amazing.」他露出好看的微笑,在心里默念着,一次又一次。

 

耀眼的钻石,要带出来让别人看一看才行。别人看够了,再把他拦在身边。这样的占有欲,以前的维克托是没有的。

 

“勇利~要不要参加这个月底的那个舞蹈比赛?”他把嘴巴笑成心型,可爱地看着黑发少年。

 

“啊……维克托不是从来不参加比赛吗?”少年看起来相当懵逼,显然被这突然地邀请吓到了。

 

“对啊可是我迫不及待地想把全新的《伴我》带给大家~季节还没到不能录舞,去比赛或许还能拿个奖品?~”他看起来相当轻松,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毫不意外地看见少年黑了黑脸,清了清嗓子,带着他的黑眼圈正经地看着他,“可是我不想去比赛。”

 

这回换维克托懵逼了。

 

“可是那天,勇利跳[A]ddiction那天不就是比赛吗?那首你也没录啊?”

 

“……那天,有原因的,总之我一般不参加比赛的。”少年的脸看起来有点泛红,和黑眼圈混在一起显得更加让人心疼。见维克托看着他,还故意把脸撇了过去。

 

“诶——为什么?勇利为什么不参加比赛?到底是什么原因?”

 

一时间问不出来,又看见勇利脸红的反应,维克托就疯狂地重复相同的问题,他心里总觉得或许问出了什么就能知道些很重要的东西。从日落到夜幕深沉,维克托不知道他到底说了多少次“为什么”,问到后面勇利都变得冷漠了,问到他自己都有点烦燥了。

 

他对天发誓,在路口分别时,他真的只是打算问最后一次。

 

“——所以,勇利到底为什么不参加比赛呢。”

 

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冷漠回绝,本来背对着他的少年转过身来,鼓着脸一口气喊出一大段话——“好烦啊我告诉你总行了吧因为那时候得到消息说你是评委啊所以我才去的!”

 

黑发少年丢下这句话就飞快地往他的家的方向跑了。留下银发男人愣在原地。

 

没有断句,没有感情,没有肢体语言。一字一句印在男人的心里。他心上枯竭的荒地,好像迎来了一场润雨。

 

为了……我?

 

维克托的脑内,有什么东西串起来了。

 

TBC.

·披集:当年你要是不那么着急,你要是看了我打的字,你也不会等到第11章才知道。

·写完之后,我很担心会不会有BUG因为我也不记得我之前怎么想的

·这周模考完我觉得除了理综我都死了_(:з」∠)_——啊废鱼一个

·回看了一下我都特么写了什么东西好想删掉

·喜欢的太太摁了我的喜欢,差点高兴得跳起来

·之前说的阴阳师paro小短篇卡在奔现那里了【跪地

·最近维勇圈热度低了好多……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CP,写文也是第一次,大概爬墙还是很久远的事情不如说都有不爬墙的可能性,我觉得他们无论在哪个世界都会相爱,所以大概会写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paro

·谢谢喜欢我的文的大家,你们是我的动力(´・▽・`)w

日常涂鸦,预感掉粉
一蘑考完了,我该码文了_(:з」∠)_
连同之前没照的一起传了

戳心_(:з」∠)_谢谢你们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维勇】Shall we dance?(10)

【维勇】Shall we dance?(10)
·知名舞见维×透明舞见勇
·双yuri闺蜜设定有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最近热度低我知道,我已经没有文笔这种东西了

·他们终于有种开始谈恋爱的感觉了(泪

·真不知道自己写什么系列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论坛体01

>>

人一辈子无法操控的事情有很多。

 

比如他的内心。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道到这一天用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骗了自己多少次,勇利终于看清楚了一些自己的心。有人说人最看不懂的人就是自己,勇利一直以来都赞同这个观点。或许从第一次看见那双不同寻常的蓝色瞳孔时,他就已经爱上了,只是醒悟来的突然,感情变得强烈的时机来得太晚。

 

他不记得那天的后来他是怎么吃完饭,怎么和维克托告别,怎么回到家的。日常的一切一切就像机械表,卡得分毫不差,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一个聒噪的秋夜,蝉鸣在他脑内回响,心脏在他胸腔里颤抖。

 

暗恋一个人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明明是秋季,明明不应该有蝉鸣声,但是脑子里那嗡嗡的声音怎么也甩不掉。勇利看似放空地行走着,脑子里却在不断回放着过去的事。在他的印象中,维克托总是冷漠的。第一次见面时的一声不吭也好,第二次见面时的邀请也罢,在他眼中都是一个圈内大大对一个小透明应有的态度。他本以为比赛之后就不会再见到维克托了,那时还为此感到难过,为没怎么说上话而感到无力,但是……

 

但是他的偶像,那个总是制造惊喜给大家的男人,送给了他一个大反转。

 

勇利对恋爱一直比较迟钝。同样,对自己也比较看低。有时候,可能你本来没有意识到的东西,被别人突然点破,就会变得不知所措。勇利第一次感到心律不齐,就是在看到那条评论的时候。对,那条说维皇喜欢KAYU的评论。

 

下意识的否定肯定是有的,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时无措的逃避也是有的。他知道心底有那颗埋藏已久的种子,却想把他封尘在土里不得发芽。所以他犹豫,拒绝,迷茫,逃避。现在想想还真应该感谢下披集,把自己的犹豫给狠狠地切断了,啊但是暴露名字的事情是不会原谅他的。

 

他一直觉得,维克托不是一般人。后来通过日常的聊天对话,他觉得维克托其实也是像个人的。有工作有狗有家有朋友……就是从不提父母,也不爱提恋人,说到家庭的时候的表情还不如说到狗时的表情愉快。

 

“他内心的某个角落,可能一直在期盼着什么还未感受到的东西。”这是勇利从维克托寂寞的表情里读出来的话语。

 

虽然维克托的形象变得像个人了,可是勇利内心贴在维克托身上的名为「距离感」这个标签,勇利一直没有摘掉。以至于在他知道维克托有观察自己甚至猜测出了自己的喜好时,这个牢固的标签被摘下来时,心动的感觉像是发了疯似的控制不住地溢出来。

 

那个小小的种子在他来不及克制的情况下,破土而出。

 

 

>>

此后的每次排练,勇利似乎也变得不是那么正经了。

 

常常思考着什么事情思考着思考着就开始发呆,有时借着夜色悄咪咪地瞄银发男人的侧颜,吃饭时会偷偷盯着维克托的手。他觉得他所做的这一切都被他隐藏的很好,但是实际上……谁知道呢?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暗恋中的人都是这样的。看着维克托的时候,胜生勇利的内心常常会疯狂地叫嚣着「喜欢你——」这样的话,但他从来没说出来过,只是暗搓搓地抿抿嘴。

 

他觉得自己有点不像自己。

 

今天维克托说他有点事要晚来,勇利就先开始自己练习了。即使对动作很熟悉,舞技也相当好,勇利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弱点的——间奏入歌词前那个转身,他有时会站不太稳。这点他没告诉维克托,但也不确保维克托是不是不知道。虽然这个小瑕疵可以很快被下一个动作掩盖,但是如果旁边有个没有瑕疵的人,对比就相当明显了。

 

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维克托能做到的,他也要做到。

 

早在第一次学习这个舞蹈时,他就在想了。编舞者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编出这段看似华丽却贯穿悲伤的舞蹈的?勇利对维克托这支舞的理解,似乎一直都和大众有些偏差。圈内有人说,这是一支婉转深情为爱而生的舞,讲述了一个关于爱与挽留的故事,维皇曾经也在评论区说过可以这么理解。但是视频中男人公式化的笑容总是让勇利觉得这是一支关于迷茫与寻找的、或许没有蕴藏爱的舞蹈。

 

他曾经也和维克托聊过关于主题的事。印象中除了男人一闪而过的吃惊的表情外,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当时那个男人笑嘻嘻地说着无关紧要的话,说了什么他都快不记得了。

 

只是他继续跳着,跳着,回想起银发男人跳舞时的样子,有时候会无缘无故地感到难过。他为他发现的「维克托可能很孤独」的这件事而感到难过,甚至想要拥抱着安慰那个人。虽然他只是维克托几万粉丝中的一个,他也清楚这一点,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或许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动作在不知不觉间渐渐加速,甚至丢掉了秩序。

 

 

>>

维克托来的时候,他看见勇利在用一种他难以描述的表情练习舞蹈。

 

他惊讶了片刻,见黑发少年没有发现他,就躲在墙角继续偷看。他看着少年跳跃又落地,手扬起又垂落,动作相当标准,不免感到有些愉悦。但是事实上,他愉悦的理由可不是少年标准的舞姿。

 

说实话,他能想到勇利能够猜出来他的舞蹈是没有爱的。但是没想到勇利能点出自己也没有发现的感情。所以当他和少年交流到这里时,他差点惊呼一声然后给他一个吻。

 

当然他没有这么做,时机不到,吓着了暗恋的人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本想看少年跳完一次后就走出墙的后面去和他一起练习的,但是现在他的腿好像挪不动了——只见少年把他编舞时觉得最不好的结尾前复杂的小跳动作换成了一个简单的后倾。

 

——那动作像是在挽留什么人,仔细感觉却又不是。少年的手比起挽留更像是在拥抱着什么人,拥抱着一个暂时无法触及到的人期盼中的人。作为本来的编舞者,维克托并没有生气。而是饶有兴趣地继续观赏着,他觉得这比他的编舞更加贴合歌词,所以不禁扬起嘴角,笑得自然又愉悦。

 

如果有认识他的人看到他这时候的样子,或许会觉得他们之前认识的是一个假的维克托。

 

最后单膝跪地的动作少年并没有改掉。只是没有维克托用的失落的表情作为结尾。而是面带笑意地把一只手收回了胸口的位置。

 

就像秋日里的春风。

 

暗处蓝色的瞳孔闪过了一丝泪光,而它的主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

 

TBC.

·各位宝宝们我和你们说我今天回去看了下第一章我想手撕以前的自己(咬手帕

·这周又模考祝我好运数学理综不要坑——(

·照这样看,告白大概在13或者14?我不知道,我觉得20前能完结

·快迟到了赶紧发出去发出去